诗与故事 || 世俗中只有活着便有希望

发布于 / 诗与故事

 

我们无病亦无灾,略有结余。

我们有书有酒有朋友有事做。

我们有想着念着爱着的人。

你看,活着多么容易。

肆意洒脱的背后,或许是别人看不见的深渊。

云淡风轻的背后,或许是和着血泪的悲情故事。

这所有的都一切,皆为了活着。

 

01节

清雅,如她的名字一样,腹有诗书气自华。她走在人群中光芒万丈,属于一眼就能看到,是焦点的那种女生。

她自小努力,勤奋,一路重点学校就读,考入心仪的重点大学深造。因为心疼父母,大学毕业后放弃大城市收入不菲的工作,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在小城的收入算是不错了,领导重视,同事和谐友爱,只要用心经营,她的未来是美好的。

她展现在别人面前的始终是一副优雅、洒脱的样子。

有一天却传来她割腕自杀的消息。我久久不能回神,心中呢喃她怎么可以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这完全超出了我对她的认知,不管我怎么不理解,想不通,鲜活的生命就是泯灭了。

有些事在小城的传播速度是没得说的,前脚刚走,后脚已经满城风雨了。不用细问,已然明了。

原来,受过高等教育的她,没能逃过世俗的偏见,在别人的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中了此一生。

02节

我想起了她那短暂的一生。

因为她的优秀,没有男生敢接近她,她单身许久,成为别人闲聊时的谈资,可以想象他们鄙夷的语气及神情。开始的她满不在乎,她知道对的人还没有出现。兜兜转转,经人介绍,她终于遇到了懂她,了解她,同样优秀的他。

他们爱的疯狂,爱的热烈,爱的忘乎所以。

浓烈的激情过去,总会回归平淡。

他们在一起玩闹、读书、写字,日子每天过得都很充实,转眼两年过去了,也到谈婚论嫁的时侯了。可是我却发现她的笑容不再明媚、不再阳光,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

为此我还发微信给她,她没有回我。

突然有一天,她微信我说,“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鸿宇(她男朋友),在心里憋了很久,快不能承受了”。

我说“有啥事不能说的。”

她回“我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怀孕生子,我无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

我想了很久,久到我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把微信内容删了又删改了又改,最终还是发了过去“不建议告诉他,万一分手了,怎么办?”

我再也没有等到她的回音。

后来,听到她分手的消息,我已知她是怎么做的。她还是那个不愿意违心做事的她。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告诉了她的男朋友,男朋友告诉了他妈妈,他妈妈告诉了中间介绍人,介绍人又告诉了她的熟人…… 信息的传递是无法遇见及想象的,以讹传讹,最终的版本有多离奇可想而知。

我曾遇到过别人在谈论她。

大妈A说,“你知道xx单位的清雅吗,没想到她会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

大妈B说,“可不呗,枉她还是大学生呢,现在的大学生这么不自重,可惜了,可怜了她的父母。”

大妈C说,“唉,这样的女子死了算了,没人会娶她。”

大妈D说,“现在的女孩子,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不知检点,与别人乱搞,现在遭报应了吧。”

……

话是越说越难听,我实在听不过去,反驳说到“事情根本不是你们说的这个样子,积点口德,好不好?”

没想到我这个一句话引起了大妈们的群攻,“这小姑娘也没有教养,我们说话插什么嘴,又没有说你,有病吧。”

我在大妈们的咄咄逼人架势下胆怯了没有继续反驳。回家的路上在想,有时间一定和清雅好好聊聊,千万别想不开。

因为单位要迎接检查一直未见到清雅。等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已过了大半年。再见到她时,她的形象震惊了我。

不再是精致而优雅的女子,反而是邋遢不休边幅。神情不再清爽明快,而是恍惚萎靡。还没等我开口,她自顾自的说起来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先听我说。经过几天的考虑与纠结,我还是告诉了他,我相信他是爱我的,可以包容我的一切。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头都不回的走了 。”她满是泪痕的脸上却出奇的平静。

“自此我们再也没有联系,后来不知怎的,我听到了社会上的一些关于我的传闻,不知廉耻,不懂教养。这些我都不在乎,可是他的妈妈却到我单位闹,说我欺骗了他们。把我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单位领导及同事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说好的升职没有了,负责的项目黄了。大家都不愿意和我说话,孤立我,我的父母也受不了别人的白眼而埋怨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颤抖的肩膀,抽噎的声音,都在无声的表达着她的哀伤。

我不知道做什么,只能是默默陪着,因为所有的安慰话语都略显苍白。这一切都需要她自己走出来。

她变得敏感,如惊弓之鸟,只要有人低语,她就认为是在说她。慢慢的她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

03节

“如果有一天,你收到我死的消息不要震惊,也不要怀念,谢谢我的生命中有你出现”。我立马打电话给她,可是她没有接。因为我有事走不开,只好匆匆回了个短信给她“不要做傻事,想想爱你的人,你忍心让她们难过吗?你死了只会成为别人的谈资,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相安无事的过了多半个月,见她精神见好,我以为她慢慢走出来了。

一天清晨,我将手机开机,收到了一条她发的微信及她妈妈的电话。她妈妈说“冉冉,昨晚上清雅割腕了,发现时为时已晚,没有抢救过来。”声音悲戚到无以形容,我愣住了,直到手机“嘣”的一声掉在地上,我才惊醒过来。

我突然想起我的手机上有一条她发来的未读微信,我连忙捡起手机,慌乱的手老是拿不稳手机,划不开屏幕,好半天才打开手机“冉,再见了。我割腕了,看着鲜血喷涌而出,我竟然没觉出一点点疼痛,心上的痛比这个痛一万倍,此时我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谢谢你没有用鄙视的眼光看我,听我诉说无尽的凄凉。来生我们再做朋友。”

我不知道当天我是怎么挨过的,我愤怒,我生气,气自己为什么当晚手机关机,或许她还有一线生机。

隔天我去参加了她的葬礼,料理完她的事情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浩淼苍穹,马路上的车水马龙,想着活着真不容易。

人生在世,不可能每个人都满意,我们做不到像人民币一样人人喜欢。

不管你做的有多好,总有人挑三拣四。世俗中的问题总会有办法解决,再不济还有时间可以沉淀,一切都会如烟随风飘散。

世俗中,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尘世多烦忧,也只有活着,好好修炼自己,才可一劳永逸。

活着,好好活着。

  • 作者:云深清浅
  •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5d79e9c0e883
  • 來源:简书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 https://www.ahwgs.cn/huozh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