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故事 ‖ 偷手机的老师

发布于 / 诗与故事

01 老师

“同学们,这堂课我们来裸奔吧!”

全班60人,加上28位带着眼镜的同学,总共88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盯着讲台上那位穿着宽松花点衬衫,一脸兴奋的老师。

“我说的裸奔是指思维广阔点,我们放松点,放开思维的束缚来写一篇文章。”张老师边说边在黑板上叩叩叩地写下了一句话:想象力没有终点,能力没有上限。

张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印象深刻的鸡汤课,年仅16岁的我们在本该犯困的早上第一堂课却异常精神,张老师时不时整理一下他不合身的衬衫,擦黑板的粉笔灰染在了衣袖上,发丝上,可他依然有条不絮地和我们说人生,说未来,现在回头想想,张老师是我见过最不负责任的老师。

哲豪是我们班上长得最有安全感,可也是让老师们最没有安全感的人,他桌子上的书是叠得最高的,但奈何他也很高,即使把学校发的书本资料都叠起来,却依然掩盖不住他的“高贵”,毕竟当初哲豪顶着他3厘米高的黑长直发型回到班时可是骄傲地喊着“哎!!别碰,这发型可是花了老子70做的!”在那个单剪只需要5块的年代,发型一词已显逼格,更别提哲豪花出去的70大洋。

每次上张老师的课,哲豪都会看课外书、睡觉、或者玩手机而被叫到老师的办公室。每次都是一样的问答。哲豪逐渐也习惯了这样的套路,只要认个错就能了事,张老师不同于其他老师,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叫家长,关于这点,全班的同学都清楚,可张老师的好意却成为了哲豪眼中的无所谓。

反正犯错不会有惩罚,何不继续享受这种日子。

02 暗流

“同学们,下节课我们会上公开课,有其他班的一些老师也会过来听课。”说话间,张老师一直在整理那为数不多的几张资料和两本书。

“我们先来预习一下这篇课文,然后把一些还没搞懂的问题留在下节课继续讨论。”

作为高一生的我们心知肚明,这是公开课前的演练,这涉及到老师的考试成绩。

在开课前,张老师扫了一遍全班同学,当视线扫过哲豪座位时,我们都明显感觉到张老师的红外线扫射仪停了一会儿,哲豪高贵的发型依然屹立不倒,从讲台看去,就像书本上长出了一簌杂草。

毫无疑问,哲豪下节课的表现比张老师的表现更加精彩,年级主任坐在哲豪身边的那一刻,全班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只要哲豪按照正常水平发挥,那么这节课绝不无聊,但哲豪那节课却异常安分守己,他翻开洁白如新的课本,拔掉封印已久的笔盖,一字一笔地在课本上写下笔记。

原来哲豪还是一个拎得清的人,至少不会在那种场合让张老师下不了台。

“张老师,我的手机能不能还给我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

“手机肯定会还你,不过不是现在,这得看你的表现了”

哲豪脸上铁青地走出了办公室,在同一个时刻,班里开始在传一個谣言:听说2班的王学退学了,听说是上次在后门被打之后,就不来上学了。

校内的谣言以媒体传播舆论的速度瞬间传遍整个校园,一时间,大家的视线都纷纷聚焦在打人的一群人身上,每次看到他们聚在一起,悄声细语便会响起,只要再加上闪光灯和音乐,那群人当可有种偶像出道即视感。

张老师依然是经常穿着花点衬衫给我们上课,不同的花点,同样的骚气,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都喜欢张老师讲的课,就连哲豪,最近也不开始了破天荒的认真听课。

日子似水,毫无波澜地滑过每一个人指间,然而暗流漩涡却开始慢慢扩大,秋风驱走了夏日的热燥,在每个清晨送来阵阵凉意。

“什么,我们班老师的办公室门被撬锁了?”

“有什么东西被偷了。”

“没有,什么东西都没被偷。”

“肯定是有什么不见了,只是老师们不说。”

当天,学校广播发布了注意财产安全的提醒通知,广播之后,我们开始猜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有什么不见了。

矛头逐渐指向高贵的哲豪,因为哲豪在出事后,大家看到他被老师叫了进去。

谣言在每个班上传开,每个同学都享受着学校里出现特别事件的兴奋,张老师和哲豪在办公室对话的次数开始变得频繁。

正当同学们以为哲豪要被处分时,有同学传出,警察来了我们学校。

“能惹到警察出现的,肯定不见了很重要的东西。”

“可张老师的办公室,能不见了什么值得让他报警。”

“我早就觉得张老师背景不简单。”

在本该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我们敏感的嗅觉主动并且热情地追着这些事情,在每个同学的闲言碎语中,我听到了一个意思“这件事还不够大。”

我们把短袖校服折叠收好,拿出了一股樟脑丸味道的长袖校服,越发寒冷的秋风透过校服的缝隙间侵入我们身体,寒意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传出。

“砰”正在自习的我们忽然听到隔壁办公室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在这之前的15分钟,我们分明看到来打断张老师讲课的年级主任身后还站着一個中年男子。

听到响声后,哲豪抄笔记的手顿了顿,他的呼吸开始变得不均匀,字写得越来越歪,本来像蚯蚓的字体一下子变成了狂草大师之作。

班上的同学都没有去问这事是不是哲豪干的,可正是这种不约而同的默契,让哲豪处于一种隐形审判之中,在同学们的礼貌下,哲豪每天都过着小偷的日子。

没有人问哲豪,这事是不是你干的,就像没有人会去问一个被定罪的犯人。

漩涡开始聚集了,巨型漩涡把每一个处在其中的人吸进底部,这一天,张老师的讲台上依然还是那几本书,几张备课资料,黑板上依然是他自信的用粉笔画出的2个3D字体:自习。

这一天,哲豪也没来。

03 不负责任的张老师

张老师的得意之作在第二堂历史课开始前被值日生擦掉了,张老师留下的最后两个字化作粉笔灰飘散在教室内,阳光射进教室,我们看得到其中徐徐飞舞的粉尘,却看不到哪一颗是张老师留下的,一如我们在众多朴素迷离的事情中,看不清真相,抑或者年少敏感的我们只看得到我们愿意看到的。

哲豪在3天后重新回到教师,但张老师却不辞而别了。

有人说是张老师得罪了校领导,被辞退了

有人说是张老师弄不见一件机密文件,被神秘带走了

张老师的不辞而别接替了盗窃事件,成为了我们课间的谈资。

随着替班老师的到来,这些种种谈资开始被更多其他的事情代替,张老师的消失漫漫沉于每个人心底。

秋去冬来,冬眠春降,我们从高中毕业,直到大学回来聚会时,大家惊叹于哲豪的变化,当再一次问及当年事情时,哲豪看了看手机,像是在回消息,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211的学生,留着寸头,戴着圆框眼镜,丝毫看不出当年的痞气,我们正要感叹发型的重要性时,一脸文质彬彬的哲豪开口了。

“张老师是老子见过最他妈牛的一个人!”

一切从2班的王学被打这件事开始,哲豪作为那群人的伙伴之一,他和他的手机见证并记录了那件事,本以为事情会随着王学退学而告一段落,然而王学的家长却报警了,本以为那群人的老大家里背景大,就算找也是找他,哲豪想着和自己没啥关系,但是哲豪手机里面的视频却是重要的证据。

多次要不回手机后,发生了盗窃案,那群人胆大到想偷回手机,删掉视频,可张老师没有把手机放在办公室。到了那时候,哲豪才把手机的重要性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校领导,老大家里的背景大到连校领导也帮忙要回手机。可张老师还是没有把手机交出来。

张老师知道,一旦把手机交给那群人了,王学的事就不会不了了之,直接交给警察的话,哲豪也会因为参与打架侮辱而同罚,在档案留下污点。哲豪也开始害怕了,他想要逃,但无论怎么求张老师,张老师依然没有交出来。

直到那一天,张老师带着哲豪来到王学家,但他们都没见到王学,听说王学得了心理阴影,去到新学校没几天便不愿意再去,就算是那天也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哲豪满脸懊悔,事情的最后是张老师把手机交给了王学家人,而哲豪和那群人被带到了警局,除了直接殴打了王学的几位,其他人都是口头教育便允许离开了,哲豪因为提供了证据,并且态度良好同样得到离开,而带头的老大不负众望地被拘留5天。

张老师也在这件事之后,被校方辞退,他教我们人生道理,给我们画未来的蓝图,我们正嗨着,却教到一半不教了,张老师,真的很不负责任。

曾经的我们脆弱又敏感,在大集体生活里面,被同化,被暗流,被漩涡卷入其中随波逐流,本以为出到社会后能独立自主,但自问成为不了张老师这样的人。

作者:黄小森森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080f2e547ceb
來源:简书

本文采用 CC BY-NC-SA 3.0 Unported 协议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 https://www.ahwgs.cn/toushouji-teacher.html